新萄京网址-经典好新萄京网址在线阅读:忠狗老公用微信通知我离婚

忠狗老公用微信通知我离婚

2019-06-19 14:15:51 作者:疯子 来源:新萄京网址 阅读:载入中…

忠狗老公用微信通知我离婚

  关注置顶?“疯子”,让我做你的树洞

  三花门里的疯子

  疯言疯语:

  既然这么痛苦,那就离呗~

  文:无微

  亲爱的们,疯子家的连载《豪门悍妻攻略》已经完结啦~之前那些说看完了要重新再看一遍的,还有说要攒着一起看的宝宝们,可以在后台回复连载”、“霍芳”等,提取全部汇总哦~

  今天这篇是疯子新开的连载《离婚之后,我还能爱你吗?开篇故事,也是很好看的呢~故事不长~更新也会频繁些~希望大家喜欢~

01

  北京是全世界热闹繁忙城市之一,这座国际大都市,只在深夜两点过后,才能看到一丝宁静

  可是最近几个月,深夜两点的北京,丁绮见得有点多。

  今天,她又拖着体倦神怠的身子打开家门老公秦裕正在沙发上熟睡。

  这两个月,他们夫妻经常只能在深夜回到家,才能看一眼在熟睡的另一半。

  夫妻的交流,就剩下叫对方起来去床上睡,天亮后就又各自匆忙去上班。

  无奈的现状

  丁绮和秦裕都是审计师,还都在北京四大所上班,只是夫妻分属不同公司

  当初在同一个项目中相遇,因为有共同语言,所以相爱、结婚,可如今也因为是同行,都忙成狗,成了没有时间陪伴另一半的已婚单身青年

  丁绮今天没有去沙发旁叫秦裕,她太困了,连澡都没洗,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醒来,看到手机里秦裕的留言:“丁绮,我不想这样过日子了,我烦了,我们离婚吧!”

  丁绮这才彻底清醒

02

  当天晚上,夫妻俩爆发了结婚以来最大的争吵。

  以往吵的时候气头上急性子的丁绮也会说:“离婚,离婚算了!”

  可性子沉稳的秦裕总笑着哄:“离婚了,我去哪里找那么好的老婆?”

  这句话每每都能让丁绮火气熄灭,不满也化为无形,最后,两人又重归甜蜜

  可是今天,无论丁绮怎么追问,怎么吵,秦裕都抱胸不语。

  他的态度斩钉截铁,毫无挽回余地

  “你外面有人了?是谁?比我温柔?比我漂亮?到底是谁?!”丁绮几乎要爆炸

  秦裕悠长吸了口气,再慢慢吐出来。

  “没有人,没有任何人,我就是厌倦了。我算了一下,尤其是这两年,我们都忙,忙到昏天暗地,压根都没时间看对方一眼。我厌倦了!”秦裕眉宇疲惫重重。

  “我不要过这种日子,不要这种婚姻生活,也不要一个忙成狗,工作永远比我重要的老婆!”他低声吼了出来,全身心都是烦躁

  秦裕的确满心疲惫,上个月,他工作太超强度,晕倒在医院躺了一天,丁绮除了刚开始打了一个电话后,就再也没有一句问候,问她,她才恍然大悟,想起来他还在医院躺着。

  这半个月,他胃不舒服在吃胃药,药盒就放在眼皮底下的餐桌上,丁绮也是视而不见

  这个家,冷冰孤清,像旅馆一样

  他要一个空的婚姻躯壳有何意义

  他还爱丁绮,可是却不想再和她这样过下去。

  秦裕说:“我想要一个温柔贤惠,能顾家的老婆,不是像你这样,女强人似的老婆。”

  丁绮像被踩着了尾巴的猫,迅速跳起,开始冷笑,然后一句句狠话跟跟箭似的射了出去。

  “怎么?现在后悔了?不想要我这样的老婆,当初是谁死乞白赖追求来着?又是谁说的‘让我们一起努力一起成长,一起变得强大’?又是谁说的‘我最不喜欢只知道依赖女人了,你这样正正好!’”

  丁绮说话又快又急:“现在后悔了?觉得还是小鸟依人、传统型的老婆好?现在想过那种进门有人跪下给你换拖鞋的日子了?”

  “你埋怨不够温柔体贴!”丁绮越说火越大,“我还没说你那奇葩姐姐,每个月都要问你要钱呢,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埋怨过什么了?”

  丁绮气得七窍生烟,都要自燃了。

  秦裕被轰炸得快晕,连胸都不抱了,直接站起来:“那就离啊,既然大家都那么不满意!”

  “好!离!”丁绮把沙发上的抱枕狠狠摔到地上,“谁不离谁王.八.蛋!”

  “好!”秦裕更响亮干脆地接上,转身就往次卧走。

  丁绮恶狠狠地追着喊,加大音量:“房子我都要,车子我也都要,你一分钱都别想带走,还有存款,我全要。”

  秦裕停住了脚步

03

  丁绮有点得意,她知道秦裕平日里节约,钱看得挺重的。

  小样,还收拾不了你!她心里想,看你什么都没有,明天舍得离婚不?

  一直在次卧门口站着不动的秦裕,终于慢慢转过了身。

  他脸色铁青,丁绮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

  “全给你,房子、车子、存款,全给你。我只要你和我离婚!”

  丁绮脑子里的弦,嘎嘣一声断了,过了好几秒,一种锥心疼痛心脏开始蔓延,直到手指,痛不可挡!

  晃了晃,丁绮重重跌坐到了沙发上,脸庞一瞬间褪去了所有颜色,白得像死人

  秦裕沉默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丁绮脑子里嗡嗡作响,半天才挥了挥手:“不用,我是开玩笑的,该是你的,你拿去,我也不要。”

  “毕竟——”她抬起脸,清秀五官那么好看,露出一个微笑,“我想要什么,可以自己去赚,不用你让。”

  秦裕皱皱眉,往前一步:“丁绮,你如果想要,我都可以……”

  “不要!”丁绮大声回答,“你陪我了四年,我也不能亏待了你不是?”

  她迅速伪装起自己,输人不能输阵,她的眼角眉稍带出一抹不在意甚至轻佻的笑:“离婚后,希望你早点找到进门就给你下跪换鞋的老婆。”

  秦裕死死抿住嘴,扭头进了次卧,重重关上了门。

  丁绮眼前一片模糊

  两套房子,一套东四环的两居,还在还房贷,归秦裕。

  一套西三环的一居,全款房,归丁绮。

  存款150万,丁绮拿走120万,秦裕30万,毕竟一居的房子小很多。

  因为没有孩子,两人又都不是在钱上斤斤计较的人,财产分割很快。

  第二天一早去了民政局,只用了十分钟,就把结婚证换成了离婚证

  恋爱一年,结婚四年,五年感情,画上句号

04

  十天后。

  丁绮双脚踩在大理土地上,吹着洱海过来的凉爽夜风,仿佛才从一个悠长的梦境中醒来。

  她是来旅游?放松?疗伤?忘却?思考?到底是来干嘛的,她也说不清楚

  这十天,她全身投入工作,甚至搬到公司去住,终于在今天结束手头上的项目审计工作。

  可一停下来,被忽略的锥心的疼痛再度来袭,让她无法接受,不能呼吸

  所以,她立即定了夜航的机票,飞往云南大理,给自己一个假期,放松一下。

  再不放松,她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入住后放下行李出来觅食,丁绮站在街边,看着对面酒吧外大型烧烤现场,那里人头攒动,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还带着独有的假期的轻松

  丁绮突然羡慕起来,她有多久没有享受过这种轻松了?

  她毫不犹豫挤进人群

  大伙随着音乐摇摆,台上有乐队,台下有现场烤肉的烧烤摊,偌大的院子里,一群来自天南地北的人在狂欢。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各要十串!”丁绮闻着烧烤香,感觉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好嘞!”一个明显东北口音的胖汉子扭着屁股吼,立即开烤,不一会儿利索弄好了。

  丁绮跑到人少一点的僻角坐下,一阵狂塞。

  旁边有人在看她,看了一眼又一眼,一直盯着她全部吃完。丁绮心里不爽,抬头毫不客气回看过去,目光直视不闪躲。

  这是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目光并不猥琐,却很大胆。丁绮不耐烦,起身去还盘子,想拍拍屁股走人。

  “丁璐,你是丁璐吗?”男人突然开口。

  丁绮大惊,霍然转身看向那个男人。“你是谁?”她又快速接了一句,“你认错人了。”

  急匆匆还了盘子,丁绮已经没有了再逗留的心思,连忙穿过人群,往大街上走去。

  那男人就在后面三四步远跟着,不说话,也不停脚。

  走了大概一百米,丁绮烦了,转身:“你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也不是你说的那个人。”

  男人竟然一步踏上来,抓住丁绮的手臂:“你就是丁璐,二十年前……”

  “我不认识你!”丁绮大声呵斥,街上还有不少行人,纷纷侧目,“放手!”

  “二十年前,我还常去你家,见过你和你妈妈,我是……”男人急急地说。

  丁绮奋力挣脱他拉着自己胳膊的手,用力过猛,肩膀上的背包掉了下来,落在地上,手机、纸巾、粉饼、口红……散落一地。

  丁绮蹲下快快收拾,好不容易轻松的心情,就像鬼丢上来的披风,哗的一下灰暗到底:“我不管你是谁,我不是丁璐,不是!”她说着说着大喊起来,怒目瞪着那个男人。

  她的心跳一百八,是掩饰不住的狂乱

  男人尴尬,蹲下帮她收拾:“对不起,可能我真的认错了。”

  丁绮气急败坏,匆忙把地上的东西都扫到包里,然后迅速起身,连走带跑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没再听到后面有声音,丁绮回头,后面空无一人,她松了口气。

  可是紧接着,她就看到了那个中年男人,他还远远地站在原地正直不愣登地看着丁绮,仿佛有很多话想说,却欲言又止。

  那个样子,竟然有着说不出的潦倒寂寥,还有一份凄凉悲伤

  丁绮心里一惊,不再回头,连忙跑了。

05

  梦里,是一群人在拍门,边拍门边喊:“出来!我们知道你们母女在里面,你们都给我滚出来!”

  “以为可以躲吗?告诉你们,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你们一家人会有报应的,一定会有报应的!”这是张大婶的声音,她凄厉地喊着,拍门最积极,“你们一家人都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 ……

  屋内,妈妈抱着女儿坐在床上,浑身发抖。

  女孩感觉到妈妈的眼泪,一颗颗落在自己的头顶和身上,她也哭,不敢出声,默默地哭:“妈妈,我还能去学校?还能上学吗?”

  妈妈呜咽着:“上学?我们能活下去就不错了,还上什么学啊?”

  女孩垂下头,眼泪流得更凶了。

  ……

  丁绮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下意识拨了秦裕的电话,却在刚刚接通那刻想起自己和秦裕已经离婚。

  急忙挂了,下床喝了杯水,心情渐渐平复。

  接着躺回床上,发怔。

  她有多久没做这个梦了,十年还是十五年?自从跟着母亲离开老家,改了名字后,她慢慢就不再做这个梦了。

  手机屏幕亮起,秦裕看到了她刚才挂断的电话,正在回拨。

  丁绮不接,等到电话自动断了之后才发了条微信过去:“我没事,打错了。我现在在大理旅游呢。”

  过了好半晌,秦裕才回了个“好”字。

  丁绮瞪着那个“好”几分钟,心里不忿,又追了一句:“你这几天有空帮我把东西收收,送到那套一居室里去,然后再把那边你的衣服拿走,我回去就直接过去住了。”

  这些天加班加点,她还没有从两居室搬走,东西也都还没收拾。 

  又过了好几分钟,秦裕回复了,还是一个字:“好。”

  好NMD!丁绮差点把手机丢出去泄愤,又舍不得,对着空气拳打脚踢一会,卸了劲。

  这一番来回,倒成功驱散了噩梦带来的不安恐惧,光顾着生秦裕的气,把噩梦忘光光了。

06

  第二天一早,丁绮一个人租了辆车沿着洱海边游玩。

  中午转到喜洲古镇,把车停好,逛了一大圈后饿了,她开始搜索吃的。

  从严家宗祠走过,丁绮看着地图找凉鸡米线,据说这边有一家味道很好。

  走着走着走偏了,人越来越少,丁绮低头盯着手机看,停在了一条小巷子里。

  正在纠结来纠结去看地图呢,忽然听到一阵很急的脚步声

  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戴口罩的男人迎面撞了她一下,把她撞了个趔趄。

  “喂,撞到人了!都不会说对不起吗?”丁绮喊了一句。

  那男人头也没回走远了。

  “什么素质……”丁绮嘀嘀咕咕,接着低头看地图,“往左拐,再左拐,走五十米。”

  她一心盯着手机,没注意,被一个大东西绊了一脚,整个人扑了出去。

  “哎哟哎哟,我的妈呀。”丁绮哼哼唧唧爬起,转头对上了一张嘴角流着血瞪着眼珠的死人脸

  啊!!——

  几秒过后,丁绮的尖叫声划破长空

  (未完待续)

  1. 疯情好物:

  养个娃,才知道自己有多差劲

  2. 往期好文:

  前任新欢开车撞我,他忙不迭来摆平

  妈妈刚去世,婆婆就惦记上我娘家房(上)

  小白兔被逼急,狠咬渣老公(下)

  渣老公把对我的好,一键复制给娇白莲

  五花大绑,送霍小姐渣男赌命

  小妖抢走财政大权,我火速榨干渣老公

THE END

  嗨,我是三花门里的疯子。

  准备了好久的故事,今天终于开张啦~大概剧情走向已经想好,但也可能会根据大家的意见更改~故事不长,疯子争取更频繁些~喜欢的宝宝别忘了给点在看哦~

  好了,喜欢三花门故事的,

  要忘了常来哦~

  难得吆喝,点个“在看”再走不迟啊~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