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萄京网址-经典好新萄京网址在线阅读:关于布罗茨基的名句摘抄

关于布罗茨基的名句摘抄

2018-06-02 23:34:41 来源:新萄京网址 阅读:载入中…

关于布罗茨基的名句摘抄

  ●勿让未来惊扰你,你终归抵达未来,若你必将抵达,请保持你现今拥有理智
永远走捷径自然之路即捷径
想象不止,你便思想不止,因为心灵是由想象上色的。
人们为了彼此来到此世,要么理解他人,要么忍受他人。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作为一个交谈者,一本书比一个朋友或一位恋人更加可靠。一部长篇小说或一首诗并非独白,而是作者读者的交谈,是交谈,我重申一遍,是最真诚的、剔除任何杂念的交谈,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说它是两个厌世者的交谈。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无论过去是愉快还是悲伤,它永远是一块安全领地,这仅仅因为它已被体验人类复归、回头的能力非常之强,尤其是在思想或睡梦中,因为在思想或睡梦中我们同样是安全的,这种复归、回头的能力简直能使我们无视我们所面临的现实。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与其说诗歌艺术的一种形式,不如说艺术是诗歌常常借用的一种形式 ----约瑟夫·布罗茨基《小于一》

  ●你会被你所爱的东西改变,有时候达到失去自己全部身份程度。 ----约瑟夫·布罗茨基《少于一》

  ●人究其实质而言就是我们关于他们的记忆。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Darkness restores what light cannot repair.
黑暗修复了光明修不了的东西。 ----约瑟夫·布罗茨基

  ●(俄国)这个国家拥有一种能够表达出人类心理最深层含义的、富有神奇变化语言,拥有一种难以置信伦理敏感度,它具备了建造一个文化精神天堂、一个真正的文明摇篮的所有条件。然而,它却变成了一个单调地狱,充满着陈旧的唯物主义教条和可悲消费主义追求。 ----约瑟夫·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

  ●那是这座城市最神奇的时刻,你可以在凌晨两点读书写作而不需要灯光建筑物没有阴影屋顶环绕着金光,看上去就像一套脆弱瓷器。周围是如此安静,你几乎可以听见一支汤匙在芬兰掉落的叮当声。 ----约瑟夫·布罗茨基《小于一》

  ●小于一(布罗茨基)
回忆往昔的企图,和探究存在意义尝试一样,终将归于失败。这两种努力都让人觉得像一个去抓篮球婴儿:他的手掌总是要滑脱的。

  ●「他所探求的就是悲伤与理智,这两者尽管互为毒药,但却是语言最有效的燃料,或者如果你们同意的话,它们是永不褪色的诗歌墨水。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社会始终作家最好的学校,犹如多年以后那个辍学的“寄生虫”诗人布罗茨基一样,罗伯特?瓦尔泽也早早结束学校教育,踏入社会,开始养家糊口,这也是作为一个多子女普通家庭的孩子所必会面临的情况。可是在他的心里,却种下了一颗文学种子,这成就了他,也毁了他。他后来拒绝银行稳定却单调的工作,不能不说,是心中的那个文学之鬼在搅动的结果。 ----罗伯特·瓦尔泽《月亮是夜晚的伤口

  ●一个人诗读得越多,他就越难容忍各种各样冗长,无论是在政治哲学话语中,还是在历史、社会学科小说艺术中。 ----约瑟夫·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

  ●文学是社会所具有的唯一的道德保险形式,它是一种针对弱肉强食原则的解毒剂;它提供一种最好的论据,可以用来质疑恐吓民众的各种说辞,这仅仅是因为,人的丰富多样就是文学的全部内容,也是它的存在意义。
文学是人的辨别力之最伟大导师,它无疑比任何教义更伟大,如果妨碍文学的自然存在,阻碍人们从文学中获得教益的能力,那么,社会便会削弱其潜力,减缓其进化步伐,最终也会使其结构面临危险。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不管你喜不喜欢,艺术是一个线性程序,为了防止它自己回卷,艺术便有了陈词滥调这个概念。艺术的历史是增加和提炼的历史,扩展人类感受力之视角的历史,丰富表达手段的历史——或更经常地,浓缩表达手段的历史。艺术中引入的每一种新的心理现实或美学现实,对其下一个实践者来说都立即变成老套。 ----约瑟夫·布罗茨基《小于一》

  ●一件艺术作品,总是被赋予超出其创造者之生命的意义。 ----约瑟夫·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

  ●看着这些明信片,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有朝一日我若能步出国门,一定要在冬季前往威尼斯,我要租一间房,是贴着地面的一楼,不,是贴着水面,我要坐在那里,写上两三首哀歌,在潮湿的地面上碾灭我的烟头,那烟头会发出一阵嘶嘶的响声;等钱快要花光的时候,我也不会去购买返程票,而要买一把手枪,打穿我的脑袋。这自然是一种颓废幻想(但你若在二十岁还不颓废,那又待何时呢?)。的确,历史始终在不知疲倦破坏地理。唯一的抵御方式就是成为一个弃儿,一位游牧者,成为一道阴影,掠过倒映在水晶水面上的那些花边般、瓷器状的廊柱。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一个人读诗越多,他就越难容忍各种各样的冗长,无论是在政治或哲学话语中,还是在历史、社会学科或小说艺术中。散文中的好风格,从来都是诗歌语汇之精确速度密度的人质。作为墓志铭和警句的孩子,诗歌是充满想象的,是通向任何一个可想象之物的捷径,对于散文而言,诗歌是一个伟大的训导者。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本世纪俄罗斯散文的苦难一定可以给别的文学提供某些教训,因为俄罗斯在普拉东诺夫已死的情况下以这种方式写作,依然要比美国作家在贝克特还活着的情况下追求平庸更可原谅一点儿。 ----约瑟夫·布罗茨基《小于一》

  ●一首爱情诗就是一个人启动了的灵魂。 ----约瑟夫·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

  ●至少可以说,它偏离不管是什么名称意识形态小说类型,吸纳对社会秩序谴责,但溢出它,如同溢出一只太小、无法容纳语言洪水杯子。 ----约瑟夫·布罗茨基《小于一》

  ●问题不仅在于,美德并不是能创作杰作的一种保证,问题更在于,恶,尤其是政治之恶,永远是一个坏的修辞家。一位个体的美学经验愈丰富,他的趣味坚定,他的道德选择就愈准确,他也就愈自由,尽管他有可能愈是不幸。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由于任何事情只能在时间之中发生一次,我们为了理解所发生的事情,就必须站在牺牲者的一边,而不是幸存者或旁观者的一边。然而,历史就是一种旁观者的艺术,因为牺牲者的主要特征就是他们的沉默,凶杀剥夺了他们的言说能力。如果我们的诗人谈到了该隐和亚伯的故事,那么历史便从此成了该隐的版本。我们提出这个如此极端比喻,其原因就在于区分事实以及关于事实的阐释,我们在道出“历史”一词时往往会忽略这一区分。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作为一个交谈者,一本书比一个朋友或一位恋人更加可靠。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就伦理观念而言,这一代人是俄国历史上最书生气一代为此感谢上帝。仅仅因为说海明威比福克纳好,朋友间的友谊就会中止;文学神殿中的座次就是我们的中央委员会。读书起初不过是知识正常积累,但很快就成了我们最重要职业,为了它可以牺牲一切。书本成为第一和唯一的现实,而现实则被视为无意义的、让人厌恶的东西。与他人相比,我们似乎是在逃避伪装我们的生活。细想一下,无视文学倡导的准则而过的生活,是卑琐的,也是无价值的。所以,我们曾认为,我此时仍认为,我们在当时是正确的。 ----约瑟夫·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

  ●在文学中,如同在任何地方一样,“好”并非是一个独立自在范畴:它是由它与“坏”之间的区别来界定的。于是,一个作家要想写一本书好书,他就必须阅读大量低级书刊——否则的话,他就难以获得必须的标准。 ----约瑟夫·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

  ●对于散文而言,诗歌是一个伟大的训导者。它教授给散文的不仅是每个词的价值,而且还有人类多变的精神类型、线性结构的替代品、删除不言自明之处的本领、对细节的强调和突降法的技巧。 ----约瑟夫·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

  ●厌倦就是高度发展物种标志,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将它视为文明的符号。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1. 你是否要我辗转反侧不成寐,用你的影子来玩弄我的视野?——莎士比亚
2. 沉默有没有强大到可以把音乐送回它的源头。——哈特·克莱恩
3. 我等着花瓣不倦的头也不回的飞行。——夸西莫多
4. 我给你写诗,穿过隔开我们的东西。——米沃什
5. 那些遗忘我的人足以建成一座城市。——布罗茨基
6.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凯鲁亚克
7. 欣赏吧,就像躺在崭新的棺材里。——希区柯克
8. 我已经对他说出了我们相见的时间,却永远无法说出相见的地点。——赫塔?米勒
9. 当村子栅栏门在她背后关上时,小提琴开始奏乐。——卡尔维诺
10. 你的不在就像无奈的石碑将会使许许多多个黄昏暗淡

  ●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日积月累,最终会导致神经官能症。每一天,人们的心理都会发生很多变化,但人们的表达方式却往往一如既往。表达能力落后于体验。这对心理会有不好影响。那些无名无姓的感情、感受、思想和印象没有被表达出来,没有获得大致的满足,它们在某一个体的内部不断被压抑,最终会导致心理爆炸或心理崩溃。 ----约瑟夫·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