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萄京网址-经典好新萄京网址在线阅读:脆虾卷和她的白煦

脆虾卷和她的白煦

2019-03-26 06:01:10 作者:若水 来源:新萄京网址 阅读:载入中…

脆虾卷和她的白煦

  1.

  成时经常骑自行车上班,为了省下车费钱她买了自行车月卡,才9.9元。但年会那天因为穿裙子,所以走路去的酒店结束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她踩着橘黄的灯光,吹着一月的凛风,虽然上身穿着棉衣,但还是觉得特别冷,为了赶快回家不得不加快速度

  她租的公寓没有电梯,住的是六楼,每次上完楼梯都会有点小喘,而且三楼四楼没有灯光,大部分都是开手机手电筒上去的,今天也不例外

  上学时被宿友吓过n次,久而久之,就特别容易受到惊吓,上楼梯时被吓过几次。今天也不例外。

  楼梯口那里坐着一小孩眼睛闭着,两手捂着肚子眼皮有伤。成时心里默默安慰自己过度惊吓而跳动心脏,一边小心翼翼地上楼梯。

  要踏上第二级阶梯时,身后传来一道孱弱声音:“喂!你见死不救啊?”

  她侧身往下看,那儿一动不动。现在的事情真真假假已经很难分清了,这么想着,又走了两级阶梯,身后又传来声音:“喂!”这次分贝比上次足了些。

  成时停止上前的脚步,往后转了个身,心有余悸走到他面前:“受伤了吗?”

  手电筒照在他脸上,因为强光他眯着眼睛皱了眉:“能拿开点吗?我胃疼,手机丢在店里了,请我吃顿饭。”命令语气,好大的口气

  对方真的是一小孩,对于他说的话不知信几分。看了手机,差不多十点半了,附近的店应该都关门了,想到有一家华莱士,便扶他到店里去了。

  小孩啃着汉堡狼吞虎咽的,但旁边的可乐却一动不动:“能不能到旁边的小卖部帮我买瓶常温的矿泉水?”

  成时无可奈何,你当初怎么不和别人说可乐要常温!她怏怏地走出去,走了一圈,这哪是附近啊,都走了将近一千步了!

  无奈的丢矿泉水给他,转身要走,身后那道讨厌的声音又传来:“我没有钱回家了!”

  店里很安静客人就只有他们俩,所以那道深深叹息的哀怨特别重。

  ldquo;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与我何干?”

  答案可想而知。最后还是陪他一起等公车来,刷了手机的二维码。回到家已经将近十二点了,对于这件事,她越想越气。

  莫名其妙的见死不救,不过是想蹭顿饭,说是忘带手机,不过是想白拿自己的钱回家,好的,她统统都满足了。

  希望别再见到您!我高高在上陌生人

  2

  三月初的周六,成时推着行旅箱回学校收拾好剩下的物品。看着学校不禁感慨,拍了张学校的照片发了朋友圈

  在图书馆呆了半个小时打算补完出学校时借书的最后一章节。手机忘记调回震动,嗡嗡直响,她讪讪的点头表示歉意,快步走到楼梯口,是一个陌生来电,显示的是本地。

  对方报了一个陌生的名字,成时并没有听过,想着是不是打错电话,问他找的是谁,他也说不出所以然,只是说我找的就是你!

  成时一头雾水,找的是我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十分钟后,成时落坐在附近的饭馆,对面坐的是那天看到的小毛孩。其实也不是有多稚气,是个大二学生可能年过二十,不爱笑的她看到长得秀气又爱笑的小的人,觉得自己也年轻了许多。

  那位小孩有个很阳光的名字。当她说出名字的时候,他往备注上打:诚实,痞痞地笑着:“是不是这个?”她说不是,是成功的成,时间的时。

  他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柠檬水,放下杯子但手并没有缩回来,关节分明手指在午后四点的阳光异常吸引人的眼球

  他坚持要送她回来,她不肯,学校离她住的地方有一个小时公车的距离来回都两个小时了。

  她笑道:“可以了,我上次也就花了二十几块钱,你这又是请吃饭又是送回家的,让我怪不好意思的。”

  他倒是不以为意,拉起旅行箱站在公交站,怔怔的。

  成时杵在学校门口正对面,她望着小门直透过去,看到图书馆的轮廓,有几个关于图书馆的画面一闪而过,模模糊糊,感官不是很深刻大概是也没有回想具体事件

  小情侣们手牵手的游荡在这即将与她分别的母校舒畅的行走在这踏实柏油路上。

  旁边的人一直在讲述他在学校的经历,成时并不了解他对一个只见过一次的人,怎么有那么多的言语倒出来,他是存心当着她的面特意讲的还是逢人就诉说

  她又看向学校,无以名状的感觉窜到身体里,眼睛还是呆滞的,但身体不诚实,跟不上眼睛的感觉。

  离校的时候没有那么伤感,那时总觉得,终于可以离校工作了,不用再写什么读书笔记读后感了,也不用再临时抱佛脚背书考试了,想着愉悦心情狂奔乱跳。

  离校后她少了一道庇护,像是把最外层坚硬躯壳拿掉,又被驱逐出境。她变得有些敏感,总小心翼翼害怕触到到什么。

  是不是难过了?他试探地问,眼睛倒是没有笑意,又说,也是,要是我毕业的时候肯定涕泪磅礴,舍不得美好大学时光!当然啦,随时欢迎你们回来看望啦!他的嘴角又上扬,慢慢的,越来越高。

  车来了,她回看校门,一直看着直至消失,她低头掩面,难过遽然放大了十倍。

  3

  她辞职之前并没有跟父母商量,不想徒添担心。只是一个人办好手续后漫步至宿舍附近的广场,卡里还有一些在学校兼职攒下的积蓄,但并不多。

  点了一份酸菜米线白瓷大圆碗盛得几乎满一大碗,心满意足准备开吃。

  随后转头寻找更入胃的食物时,眼神像是触到禁区,遽然扳过头来,坐的正直腰板弯了许些。

  ldquo;嘿!”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她继续吃米线,糯白的米线滋溜窜进嘴里,唇皮残留鱼汤,抿一下,便干净了。

  对面有人坐了下来,把寿司摊开在桌子上,分别是三文鱼寿司和脆虾卷。

  筷子掰开的声音覆盖米线滋溜的声音。两人安静的吃饭,成时并不理会,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哎,这个脆虾卷很好吃!你尝尝。他递过来,伸到到她嘴边。她别过头去,轻轻地说:“别闹。”

  他又重复同样的动作:“小姐姐,吃嘛!”

  她怔怔的,终是看了他,双目一视,好似被那奶声奶气的声音搅了心窝,便笑了出来。

  ldquo;白煦,怎么到哪都看见你。”是的,他有个很阳光的名字,她一直没有叫过,那天删聊天记录的时顺手打上他的备注。

  广场那边放了很多老歌,尽是她初高中时听的歌,自大学她便少听歌了。

  大概是如此,她心情欢快些,潘玮柏的《我对天空说》还在播放,她不自觉哼起小调。寿司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如他所言,脆虾卷的确好吃。

  白煦打了一通电话,似和朋友来的,成时正想叫他回去与朋友会合,他别过手机问一句,要不要去唱歌?正想回绝,小孩儿已回对方,好的,我们马上过来。

  三楼有唱歌的地方,包厢里有三个小孩,经介绍是他的舍友。三个小孩别有一番意味的瞧他,露出我们知道了的调皮样。

  成时对于这类场景司空见惯,连说:“小孩儿,别想了,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白煦点头赞同推推舍友,对的对的,她老人儿,哪能找得上我这青春小孩。

  瞧他得意的,以后他不也会像她那样,只是她没有机会反驳,比他年长已成不可改变事实

  好是奇怪,就在那音乐环绕的地方,她也能深睡。也好,不用担心他们叫她唱歌,不用尴尬的推脱。

  橘黄的灯光把人影拉得很长,春天来了,可以穿短袖了,不用穿臃肿毛衣了,那件毛衣也不是她喜欢的,她打算今年不再宠爱它了,丢了吧,如同坏心情一样

  她并没有注意红灯,直走出去,手臂被白煦拉回来,示意她红灯。

  他那关节分明的手指就那样覆在她手臂上,带有温暖暖意。大概是疯了,她想。头伸直看前方,划过白煦若有所思的脸。

  哎,下次我告诉你关于这条路的一件事吧,白煦说。如她一般,也是看着前方的红绿灯

  4

  辞职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直接的变化,唯一就是不要上班了,还有——越来越拮据。她利用空闲时间来写论文,想把有关于学校的最后一件事做好。

  她也慢慢开始健身了,最近驼背有些严重,她上网搜有关这方面回答,最后决定天鹅臂。十五分钟的视频硬是长得像走不动的老钟,缓慢得很。

  第二天手臂似绑上铅球,沉重得不想抬手。

  答辩结束和舍友告别后,她想再吃一次在校时经常吃的甜辣炸鸡。照样把可乐换成薯条,两份薯条把心情抬升到一年都没有几次的高度

  虽然是小份,但她是吃不完的,想打电话给白煦,但又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好。

  不知是地方太小,还是过于巧,那小孩就在不远处呢。成时想,要是他看到,就叫,要是没有就罢了。

  最后那小份的炸鸡吃完了,就连一条薯条也没有剩下。对面的小孩心满意足地擦掉嘴角上的酱汁。成时瞧着,不经提提嘴角,容易满足是极好的。

  ldquo;什么时候回去?我们晚上有篮球比赛,你去给我们加油吧。”期待表情在他脸上发挥淋漓尽致

  他习惯手上贴东西似的,这次他把手指贴在白色的大圆盘底下,说话的时候总是看着对方的眼睛,好几次成时都躲过了,那双眼睛太干净了,她怕看久了就更不喜欢自己的眼睛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好看,遗传了妈妈的肿眼泡。

  她并不是没有看过男同学打篮球,大一的时候有新生篮球比赛,辅导员组织班里的女同学去加油,刚开始大家积极,后来人便稀少了。

  成时对体育了解不多,只知道进球就欢呼,被对方接球了就连发唉唉的叹息。

  运动鞋地板摩擦的声音在往返,奔跑,跳跃,甩汗。

  无袖宽松的5号红色球衣被风填得鼓鼓的,她看了一眼旁边奋力为白煦加油的小女孩突发奇想那件宽大上衣应该可以塞下她,这样想着她又笑了起来。

  白煦进了三分球,她欢呼跳起来,就这样吧,这样也挺好,不用掩藏什么,本来就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为什么要忍着呢,装什么矜持清高,他不过是一小孩。

  你在想什么呢?那些不属于你的就不要奢望了,矫情个鬼,又没有人想那么多。

  成时其实特别不喜欢身上的矫情,一遇到小事就会像放大镜大好几倍,深夜矫情的反转,耳边的情歌能把她的眼泪挤湿枕头

  她总担心未来不好,她想的总是明天,所以她连今天也没有过好,久而久之,一连串矫情的今天构成担忧的明天。

  有一天,她在一节公开课知道了答案,那句话说的是:折磨我们的往往是想象,而不是事实。

  5

  白煦大三时,成时的情况好了许多,因为她微笑次数越来越多了,偶尔上班遇到好玩的事情,也会发发朋友圈。

  那时候,白煦和交往半年的女朋友分手了,手机总会时不时的响起。

  成时恋爱史仅有一次,但不深刻,所以也没有说什么安慰他的话,但白煦会让她站在街边,就是上次他手指贴在她皮肤那次的地方,就在她楼下。

  成时想不通这是什么癖好,但看他忧心忡忡的份上也不好讥笑。可能是什么故事发生在这里,之前还说到时候给她说呢。

  ldquo;唉,你之前不是要告诉我关于这条路的事情嘛?跟你这次来这儿有关系?”她想缓解气氛,但似乎不知该说什么,他应该不会触情生情吧。

  ldquo;你有被甩过?”他怔怔的望前方,但眼睛还是很干净,一点也不忧伤

  她沉默一会,其实也没有好隐瞒的,虽然之前并没有对人提起过。没有吧,她还是轻轻的说。那是自己提出的分开,所以也不算被甩。

  ldquo;那你上一次恋爱是什么时候?”白煦饶有兴趣的望着,眼睛炯炯有神,一点也不难过。

  ldquo;大一的时候,没多久发现合适,就分开了。”本来还想说并没有特别的记忆,但还是咽了下去,说过去的不好也不太合适,何况那段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ldquo;那你现在有心上人吗?”他总爱用疑问句,大概今天是对过去的追问

  ldquo;没有,前段时间还觉得心空,现在想通了,过得也挺充实。”她如实诉说,言不过其实。

  ldquo;唉,真为你高兴,那我们去吃饭吧!”他颜容开展,眼里藏有笑意。

  大概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何况现在的感情,也似乎没什么好吊唁的。好生奇怪,成时被自己肤浅的想法震惊了,不该这么想的。

  ldquo;我没有钱,我辞职了——”她艰难的说出,人瞬间矮了一节。他不过是是学生,总让他请客实在不当。

  ldquo;那下次你请好了,想吃什么?”他拉起她的手,穿过人行道,人行并不是很拥挤,但两人靠得很近。

  他们现在的关系似乎超过成时的预期,自学校那次后,她并没有想到与他还有交集,当然,那只是朋友的身份。

  不过也好,他是那么的星灿耀眼。她爱上脆虾卷,时不时的买来当午餐。寿司里,她喜欢这个。

  6

  时间在你吃饭、睡觉、工作的时候顺势溜达着,溜着溜着,深陷其中的人晃过神来,已过时日。

  健身成果收效甚微,因为总控制不住碳水化合物,不过倒是无所谓,她不过是想自律些。晚上空余的时间看书和刷点小视频。

  前几日买了青柠罗勒柑橘香薰,尽管香味并不那么好闻,但差强人意。

  白煦问她最近的状况,她轻描淡写,找到工作了,下班后会看书和运动

  说起运动,她明显有了兴致,唉,我锁骨现在好明显,腹部现在好似平坦些了,马甲线应该不远了。

  她略得意的说,但是转念一想,若是不克制一下,应该还是会打回原形,但她不想跟他说这个,反正又不会真的给他看。

  对方在电话里说,那巧了,我也在练腹肌,那行,咱们比赛吧。

  其实成时一点儿也不想比赛,自己肯定比不过他,他那么瘦,很容易练成腹肌。展示成果那天,白煦过来找她,但她不知道就在门口,只是电话里说点了外卖让她下去拿,开门后便看到拿着一小八寸的蛋糕的他。

  他双手张开,学电视剧里的人,我就是外卖!第一次来她住处,有点拘谨,说不上的紧促。

  窗外的路灯亮了,外边的声音一直充斥在耳边,两人吃了蛋糕,朝下望,窗台下就是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再往右边看,正好可以看到白煦失恋时两人站得很近等红绿灯的人行道。

  ldquo;没有认识你之前我见过你两次,也是坐在车里等红绿灯。”他缓缓的说,并不看成时诧异的表情,嘴角的奶油还安静贴在那。

  ldquo;可能是缘分,第一次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关注你,第二次时我正好偏头瞥见你把路边的共享单车扶起。你又一次从我面前骑自行车闪过。没想到再次见到你。”

  ldquo;不怕你嘲笑,我的第一段感情是一个第三者,当初我并不知道她有男朋友,她也没有说。后来对方找到我,我才知道我做了可恶的第三者,心里的怒火难平,当时就和对方打起来了。之后我就在楼梯口碰到了你。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找你,是铁定你会听我话的。”奶油在嘴里发出香甜的气味,软软绵绵。

  ldquo;我年纪比你小,你自会认为我是不成熟的小孩。我答应了追我很久的那个小女孩,但相处下来,我们并没有发展到恋人的关系,我找了这个借口顺势经常找你。但我转念一想,我们之间的年龄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再者,年龄也不是划分成熟与否的标志。所以我趁我二十一岁的今天,向二十三岁的成时表明自己的心意。”

  成时仿佛被那双明净的眼睛望穿了,她这时才发现,白煦的的肩膀没往常那么瘦弱,大概是没有见面的三个月里他为了赢她下了苦功夫。

  的确是有哪些地方不一样了,沉稳?不太清楚,又或者是,自己并没有把他当小孩了。

  他轻轻的抓她的手掌,放到衣服里,附在三个月的成果——腹肌上。

  她有点羞赧,脸上染上一片红晕,不闪躲,只由他抓着。

  ldquo;你喜欢脆皮卷吗?”

  ldquo;喜欢。”她不由自主颔首的说。

  ldquo;那你肯定也喜欢白煦。”

  成时惊异他的对等逻辑,但也没有说错什么,“对!成时喜欢白煦,很阳光很干净的白煦。”

  太好了,你终于不是胆小鬼了,勇气可嘉!楼下的人行道红灯切换成绿灯,人们一丝不乱地前行着。

  作者 | 若水

  编辑 | 凌阳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脆虾卷和她的白煦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