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萄京网址-经典好新萄京网址在线阅读:有个叫张幼量的读书人,从小酷爱养鸽

有个叫张幼量的读书人,从小酷爱养鸽

2021-01-14 00:06:46 作者:冰晶鸟 来源:新萄京网址 阅读:载入中…

有个叫张幼量的读书人,从小酷爱养鸽

  山东邹平县某村有个叫张幼量的读书人,从小酷爱养鸽。他家房里房外,廊上檐下,都挂满了养鸽子的木板笼子。张幼量爱护鸽子像爱护婴儿一样。天冷了,就烧草给鸽子取暖;天热了,就给鸽子喂些盐粒消暑。由于他养鸽子得法,所以鸽子繁殖非常旺盛。张幼量不仅养鸽有方,而且不惜巨金,到处搜集名贵品种,什么鹤秀、腋蝶、夫妇雀、花狗眼、翻跳、诸尖、大白、黑石、靴头……应有尽有。一时间,张幼量养鸽名闻齐鲁,远近爱好养鸽子的人,都纷纷前来观赏、讨取。张家真是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一天,张幼量喂完鸽子,正在屋里休息,朦胧之中,见一位白衣少年从外面翩翩而来,很有礼貌地向他作揖问候。张幼量仔细打量来人,并不认识,但又不好失礼,便端上茶来,亲热地问道:“请问公子尊姓大名?府上住在哪里?来此有何贵干?”白衣少年欠身行礼,客气地说:“小生是一个山野闲散之人,但也爱好养鸽。听说你养鸽有方,特地前来拜访请教!”张幼量忙谦逊地说:“过奖过奖!鄙人只不过喜欢养鸽,借此消遣而已。”张幼量说罢,领着白衣少年来到院子里。

  两人走近挂有鸽子笼的檐下,但见鸽笼式样各异,排挂有序;鸽种多样,羽毛灿美。白衣少年连连称道:“果然名不虚传,兄长确是养鸽名手……”张幼量听后,洋洋自得,但却故作谦虚地说:“贤弟之言,实在是过奖,愚兄只不过爱好养鸽,并没有什么专长!”两人看完鸽子,返回屋里。张幼量又端上茶来,白衣少年呷了口茶,说:“张公子,小弟也养着几只鸽子,看来与您所养略有不同,不知你愿否前往敝舍看看?”张幼量一听白衣少年家有异种,心中大喜,不顾天色已晚,忙说:“机会难得,颇愿见识见识,我们这就去吧!”说着,起身整衣就走。

  两人兴致勃勃地走出院门,直奔白衣少年的住村而去。张幼量跟那少年来到旷野,但见月色茫茫,秋风飒飒;萤火点点,虫鸣“唧唧“,四外无人,一片荒林。他们约走出几里路远,仍不见村落房屋,更不见烟火、灯光。张幼量不觉害怕起来,心想:他要带我到哪儿去呢?张幼量正在纳闷,白衣少年指着黑乎乎的前面,说:“你看,我住的到地方到了!”张幼量瞪大眼睛,也没看出前面有什么房舍。他只好跟随白衣少年继续前行,没走多远,眼前出现了一座院落:只见灰瓦白墙、门台高筑,倒也十分别致,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门前。两人来到院内。张幼量举目一望,只见松柏遮天,绿苔铺地。正房一栋,画龙雕梁。院落清幽,好一个雅静的去处。白衣少年在院子中间站定,“咕、咕、咕”学了几声鸽子叫,立即有两只毛色纯白的鸽子,由檐下翩翩飞出。两只鸽子,飞与檐齐,边叫边斗,相互追逐。时而,像两朵白莲在水面摇曳;时而,像两个白蝶在空中飞舞,好看极了。

  两只鸽子扑打嬉戏了一阵之后,白衣少年把手一挥,示意让它们离去,两只鸽子便听话似地腾空飞去。张幼量看得入了迷,白衣少年望着两只白鸽消失在夜空以后,口中又发出一种特殊的鸟叫声音,接着,又有两只鸽子从檐下飞出。这两只鸽子更是奇特,一只像鸭子一般大,一只却像拳头一般小,双双落到廊前石台阶上,像仙鹤一样轻步漫舞起来。大鸽子张开翅膀在地上边叫边跳;小鸽子展翅飞起,在空中上下翻转。

  两只鸽子一上一下,一唱一合,非常和谐有趣。一会儿,小鸽子骤然飞起,箭一般地飞向天空;大鸽子则伸长脖颈,仰望天空,高声鸣叫,像是在呼唤它的同伴。随后,小鸽又轻轻地落在大鸽头上,低声鸣叫,那声音轻盈、婉转、柔和、动听,好像一对情人在窃窃私语。

  张幼量看罢鸽舞,赞叹不已,心想: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自愧不如少年

  养鸽有方,便转弯抹角地向少年提出要求,送他一对鸽子。

  白衣少年开始婉言谢绝,后经张幼量再三恳求,白衣少年再也无法推托,只好答应给他一对。白衣少年口中发出“咕咕”唤鸽子的声音后,立即从天外飞来两只白鸽。白衣少年张开双臂,两只白鸽便轻轻地落到他的手上。

  白衣少年手托两只白鸽对张幼量说:“你若不嫌弃的话,就送你这两只吧。”

  张幼量接过两只鸽子,仔细一看,那鸽子的两眼呈现琥珀色,黑色的眼珠圆如椒粒,熠熠发光,真是平生从未见过的良种!张幼量把两只鸽子捧到胸前,鸽子展翅欲飞,但见胁下肌肉晶莹,脏腑可见。真是世上罕见之品种。

  这时,残色渐渐隐去,夜色更昏暗了。张幼量虽然得到两只白鸽,但仍不满足,他又提出要那一大一小的鸽子,白衣少年无论如何也不肯给他。正在这时,门外“呼啦啦”进来几个手提灯笼的人。张幼量一看是自己村里的人来找他,正待向前答话,只听身边“扑棱”一声,那位白衣少年不见了。张幼量不觉大惊,抬头一看,只见像一只天鹅那样大的白鸽,在天空展翅飞翔。张幼量心想:难道这位白衣少年竟是这只白鸽变的吗?张幼量心中疑惑不解,他环顾四周,院落、房舍瞬间消失。

  只见夜色茫茫,松涛作响,原来,这里是他常来放鸽子的那片山林。张幼量神思恍惚,村民发现他精神失常,便向前询问,他一句不答,两眼直直地盯着那对白鸽子出神。村民以为他为找鸽子来到山林,催促说:“张公子,既然鸽子找到了,那就快回家吧,家里人已经等你大半夜啦。”张幼量这才如梦初醒,莫名其妙地说:“我怎么深更半夜来到这里呢?”张幼量双手抱着鸽子,在村人的簇拥下,郁郁不乐地离开了山林。

  张幼量回到家里,把两只白鸽用精致的鸽笼饲养起来。那鸽子像通人性,每逢张幼良走到宠前,不是欢喜啼叫,就是翩翩起舞,对比之下,他原有的其他鸽子就大大逊色了。第二年春天,那只雌白鸽下蛋,孵出三只小雌鸽和三只小雄鸽,羽毛绒绒,令人可爱。张动量对其中的两只白鸽更加爱护。这年秋天,济南府齐知府来邹平巡察。此人是个贪吃鸽肉的家伙,当地权贵为投其所好,告诉他张幼量养鸽数笼,而且品种优异,可以饱享口福,齐知府闻之甚为高兴。

  次日,齐知府派心腹差役,带着笼具,前往张幼量家索取鸽子。差役们来找张幼量。开始,张幼量说什么也不给,后来,差役说齐知府要用银子购买,张幼量心想:知府身居高官,肯定不会亏待我。于是,他很爽快地请差役挑选。张幼量带着差役来到白鸽的笼前,他见只只白鸽仰头鸣叫、展翅轻舞,对他十分亲昵。因此,他于心不忍,转脸回绝了差役。

  差役如实地回禀齐知府。齐知府吃鸽肉心切,对差役说:“只要张幼量愿将最好的鸽子献上来,不仅赏以千金还要给他个官做。”张幼量听说齐知府要偿金赐官,心想:这可是“纱帽知府赐,福从天上来”的好事,便毫不犹豫地对差役说:“请二位官人代禀知府,我张幼量并非悭吝小人,一定拿最好的鸽子孝敬知府大人。”

  张幼量说完,便领差役来到鸽笼前,取出那对心爱的白鸽,用红绫捆缚,双手递给差役,说:“这是我的朋友白衣少年所赠稀世品种,特地献给知府大人!”他又亲自把差役送出大门,恳求说:“请诸位官人在知府大人面前多多美言几句。我张某对各位必有厚报!”那差役边答应边提取鸽笼向桥上走去。

  第二天,张幼量并没见齐知府送来银两和官帖。他做官心切,顾不得许多,便将另外两对白鸽穿上红绸,用笼装了,亲自到齐知府住处献鸽。齐知府收下鸽子,把张幼量领进内室,笑道:“昨天送的鸽子,味道鲜美,日后每天都送两只!”张幼量满口答应,但等知府封官踢赏。可是,他等了半天,知府却只字不提。

  张幼量灰心丧气地回到家里,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心想:齐知府把鸽子吃了,不但没给宫做,连钱也不给。他思前想后,不由得想起白衣少年来。朦胧之中,张幼量见白衣少年来到床前,愤怒地斥责道:“你并非真心爱鸽,你是利欲熏心、官迷心窍。我把儿孙托付给你,你却把他们都屠杀了!”说罢,愤愤而去。

  张幼量从迷蒙中惊醒,发现原来是在梦中。这时,白衣少年赠鸽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正在这时,村民慌张地跑来报告:“不好了,昨天,你送给齐知府的鸽子,知府吃了骨骾在喉,流血不止,生命危险,看来你要吃官司了!”张幼量听后,担心大祸即将临头,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在屋里走来走去,不知如何是好。

  一会儿,村民又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张动量:“公子,官府已派来几名差役,把院子里的鸽笼全砸烂了。鸽子死伤过半,其余全都飞走了。还说要立即拿你问罪哩!”张幼量听罢,立即像疯了一样,跌跌撞撞跑了出去。只见院子里被砸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连一只鸽子也没有了,差役们还在抡着棍棒到处乱砸!张幼量一阵晕眩,瘫软在地上。差役们如狼似虎地围了上来,七手八脚地把他捆了起来。原来齐知府贪吃鸽肉,鸽骨刺破喉中血管,流血不止身死。当地官府下令抓拿送鸽之人。张幼量因此被逮到大堂,重打四十大板,最后发配边疆充军。

  茫茫荒野,秋风萧瑟。流放充军途中,张幼量脚上打了水泡,疼痛难忍。他思前想后,悔恨不已。张幼量和两个差役正在艰难地向前赶路,只见天空的鸽群铺天盖地而来,发出“咕咕咕”地叫声,好像在警告人们:损人利己,不择手段的人,到头来只能落得名利落空,下场可悲……

  故事改编自《聊斋志异》中《鸽异》一篇,张幼量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大快人心!与原著译文对比,大家更喜欢那个版本呢?。鸽子种类繁多。山西有“坤星”,山东有“鹤秀”,贵州有“腋蝶”,河南一带有“翻跳”,吴越一带有“诸尖”,这都是品种出色的上好鸽子。另外有靴头、点子、大白、黑石、夫妇雀、花狗眼等,名类繁多,数不胜数,只有玩鸽内行的人,才能辨识清楚。邹平县有位张幼量公子,特别喜好鸽子。他按照《鸽经》上所列的名堂,四处搜求,力求搜寻到天下所有品种。他养鸽子,如同养育婴儿一样,天冷了,就用甘草粉给鸽子疗护;天热了,就给鸽子吃点盐粒。鸽子好睡觉,但睡得太多了,容易得麻木症死掉。

  张公子在扬州花十两银子买到一只鸽子,身材最小,很喜欢走动,把它放到地上,盘旋着走动,没有停止的时候,不到死不会停下来。所以,平日常常需要人把着它。夜间,便把它放到鸽群中,使它惊动其它鸽子,可以防止麻痹病。这种鸽子,人们叫它“夜游”。山东一带养鸽子的行家,以张公子家为最著称,张公子也常以善养鸽子,自我夸耀。

  一天夜晚,张公子独坐在书斋中,忽然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年叩门进来。张公子一看,素不相识,问他是什么人,回答说:“四处漂泊的人,姓名有什么可说的?听传闻说公子蓄养的鸽子最多,这是我生平中最爱好的,愿意观赏您养的鸽子。”

  张公子就把自己所蓄养的鸽子,全都展示出来,各种颜色的鸽子都有,五光十色璀璨如锦。少年笑着说:“人传说的真不假啊!公子真可称得上包罗天下名鸽的人了。我也养有一两头,公子愿意观赏吧?”张公子听罢很高兴,就跟着少年去了。

  月色朦胧,旷野中显出一片萧条的景象,张公子心里有些怀疑畏惧。少年向前指着说:“请再走一段路,我的住处就在前边不远。”又走了几步,见一座道院,院内仅有两间屋子。少年拉着张公子的手走了进去,院里暗淡,没有灯火。少年站立在院子的中央,口里学着鸽子的叫声。忽然有两只鸽子飞了出来,形状如同平常的鸽子,但身上的羽毛纯白,飞到房檐那么高,边叫边斗,每次相扑,必定翻筋头。少年一挥胳膊,两只鸽子一齐飞去了。少年又紧撮起嘴唇,发出一种奇异的声音,又有两只鸽子飞出来,大的如同鸭子大,小的才如拳头;两只鸽子并立在台阶上,学着仙鹤起舞。

  大的伸长脖颈,张开两只翅膀,作孔雀开屏的样子,旋转着边叫边跳,好像在引着小鸽子;小鸽子上下飞鸣着,时而飞到大鸽子的头顶上,翅翼翩翩,如同燕子飞落在蒲叶上,声音细碎,如同敲击小鼓;大的伸长脖颈不敢动。叫的声音越急,声音就变得如同磐石一般清脆悦耳。两只鸽子鸣叫相合,相互间杂,很合节拍。接着,小鸽子飞起来,大鸽子就上下摆动着逗引它。张公子赞赏不已,感到自己的鸽子委实比不上,望洋兴叹。

  张公子向少年行礼,请求少年能够割爱。少年不同意,张公子又恳切地乞求。少年让两只舞蹈的鸽子飞去后,又学着以前唤鸽的声音,招两只白鸽来,伸手捉住,对张公子说:“若不嫌弃,就把这两只白鸽送给您,聊以塞责。”张公子把两只白鸽接到手,细心地观看着,只见白鸽两只眼睛在月光映照下,呈现琥珀色,两眼通明透亮,好像中间没有间隔一样,中间的黑眼珠,圆如花椒粒。掀起鸽子的翅膀看,肋间的肌肉,如同晶莹的水晶,五脏六腑都看得清楚。

  张公子感到很奇异,但还是觉得不满足,乞求少年再送给他几只。少年说:“我还有两种未敢奉献,现在不敢再请您观赏了。”两人刚在争执间,家人点着麻杆火把来找主人。张公子回头看少年,已化为一只白鸽,大如鸡,冲天飞去。又看眼前的院落、房舍,都消失了,只有一座小坟墓,两棵柏树。

  张公子与家人抱着白鸽,惊骇叹息而归。回到家中,试验着让白鸽飞翔,异常驯良,边飞边斗如初见时一样,虽然算不上少年养鸽中的优良品种,但也是人世间绝无仅有的。张公子对两只鸽子爱惜备至。过了两年,这对白鸽又生了小公鸽小母鸽各三只,虽然亲朋好友,也得不到。有一位张公子父亲的朋友,是个贵官。一天,见到公子,问:“你养了多少只鸽呵?”张公子谨慎地回答几句,就退下来。怀疑某公是爱好鸽子的,想赠送两只鸽子,但是实在舍不得。又想到长辈来索求,不能过于抹他的面子,而且也不敢以平常的鸽子送给他应付差使,就选两只白鸽,用笼子盛着去送给他,自己以为就是送千金的礼物,也不如这两只鸽子珍贵。

  过了几天张公子见到某公,自己脸上很有居功得意之色,而某公说话间,并无一语感谢赠送鸽子的事。

  张公子不能忍耐,便问:“前天我送的鸽子可中意?”某公回答说:“也挺肥美。”张公子惊讶地说:“大人把鸽子烹了?”

  某公回答说:“是啊!”张公子大惊地说:“这不是寻常的鸽子,就是平常所说的佳种‘靼鞑’的。”

  某公回想了一下说:“味道也没什么特殊的。”张公子听罢,悔恨地回到家里。

  到夜里,张公子梦见白衣少年来见他,责备说:“我原以为你能很爱惜鸽子,所以把子孙托付于你。你怎么能把明珠投到黑暗中,致使我的子孙丧身于锅、鼎!今日我就率子孙去了。”说罢,化作鸽子,张公子所豢养的白鸽全都跟着它飞走了。天明,张公子去看笼中的白鸽子,果然都不见了。心中很悔恨,接着把所养的鸽子,分别赠送给自己的好友,几日内就分光了。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