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萄京网址-经典好新萄京网址在线阅读:我想去你心里,住一生(70)

我想去你心里,住一生(70)

2019-10-15 05:30:09 作者:凌霜降 凌霜降 凌霜降 来源:新萄京网址 阅读:载入中…

我想去你心里,住一生(70)

  《我想去你心里,住一生

  第70集

  文|凌霜降

  校对|坚持

  图|网络

  婶儿的碎碎念

  欢迎大家去看下今天的第四条

  对一些情节槽点疑点了解

  看完记得给我点一个在看哦

  因为你的在看能提高公号权重抗击恶意投诉

  防止有一天你打开我这个公号只剩下一个感叹号,

  看不到蔚蓝姑娘和各种帅气小哥哥的故事哦~

  后台回复我想”可以获取之前更新的全部情节:

  “马上。”孟蔚蓝挂断手机,正想把坐标给韩柏宇发过去,“笃。笃。笃。”门外忽然响起了一种有点奇怪敲门声

  接上集

211为什么说敲门声奇怪呢。因为是一种很有规律的,“笃。笃。笃。笃。”很有规律根本没有停顿,像有个机器在外面敲门一样。这种敲门声在孟蔚蓝听起来就有一种可怖的奇怪,她马上再次拨通了韩柏宇的电话:“叔叔,有人敲门,敲门声很奇怪,怎么办?”“不要开门。你先问一句是谁。”韩柏宇脸色微沉,马上站了起来拿起外套往外走:是谁?韩析宇?安仔和烧鹅一直都还没有找到仇涛,会不会是……想到这里,韩柏宇加快了往外跑的脚步:“不要挂电话,我现在马上回去。”“好。”孟蔚蓝小声地应着,从屋里走出来后,却很聪明地喊了声:“叔叔,有人敲门,是有客人来吗?是谁呀?”这样出声,至少让外面的人觉得屋里不只有她一个人。 “是韩柏宇家吗?”韩析宇正以一种逗人玩儿的姿态在敲门,这也是为什么敲门声显得奇怪的原因。他听到屋里的女生居然在叫叔叔,顿时笑了,小姑娘还挺搞笑,什么叔叔,韩柏宇明明在单位里呢。所以他也没打算扯谎,直接就说了韩柏宇的名字。孟蔚蓝听外面的人准确地说出了韩柏宇的名字,一下愣住了,放轻手脚小跑着回到房间里:“叔叔,怎么办?他是来找你的!他说了你的名字!”已经开车上路的韩柏宇听到这个,脸色更沉了,说出他的名字,肯定就是知道那是他家。这世上知道他住在那儿的人还真没几个,除非别有用心的人特意去查了。想到这些,韩柏宇又将脚下的油门踩得紧了些。门外的韩析宇听到屋里没了声音,于是又敲了一下:“你好,请问这是韩柏宇家吧?”孟蔚蓝想应答,但是却不敢,只得又问韩柏宇:“怎么办?他又问了?叔叔,他是谁呀?”韩柏宇特意嘱咐过她,因为他是JC,整天都和罪犯交道,有时候会有一些不法分子想走绝路,有时候会打听到JC的家庭住址也不一定。所以让她不管是谁都一定不要先开门,最好是假装不在家,然后马上给他打电话。韩柏宇都这么说了,孟蔚蓝自然不能掉以轻心,更不敢随便开门,万一门外是个亡命之徒,非要抓住她做点什么背锅,那可就糟了。“告诉他这是韩柏宇家没错。让他等着。”韩柏宇一边说一边庆幸自己房子买得离单位还算近,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这会儿自己会不会被急死。“好。”孟蔚蓝轻巧地应了一声,又从卧室走了出去对着门喊:“你好。这是韩柏宇家没错。不过现在不方便开门,请你等一会儿。”“好。”呵呵,还不方便开门,要不是他早已经知道韩柏宇不在家,屋里就小姑娘一个人。换了别人还以为韩柏宇在里面做什么呢。韩析宇想完这些,转念又觉得自己想得是不是有点太污了,他哥应该不会是那样的人吧?韩析宇正胡思乱想着,也没注意到韩柏宇刻意放轻了的上楼的脚步声,等他听到动静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韩柏宇制住压在了墙上,而韩柏宇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杀气:“你要做什么?”“呀啊痛呀呀啊!哥!是我呀是我呀!”韩析宇痛得大叫,终于知道那天他哥为什么一个人打四个还吓得对方屁滚尿流了,这擒拿技术真不是盖的:“哥!痛呀痛呀!”韩柏宇放开了韩析宇,伸手把他盖着头脸的卫衣帽子给扒拉掉,看清楚真的是自己的弟弟后,顺手给了他一脑壳:“干什么呢你!”“哥!爸妈都不在家我来找你怎么啦!”韩析宇也委屈呀:“屋里面的女生是谁呀!为什么她能住你家我不能?!” 212一直在屋里听动静的孟蔚蓝这会儿听出来外面应该不是坏人了,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门,看着韩柏宇:“叔叔。”既然已经打了照面,韩柏宇也没有办法,只得发泄似的推了一把韩析宇:“就你事多。进去说。”韩柏宇对自己的态度点儿不好,但韩析宇却莫名感觉到亲切,一脸笑嘻嘻地跟进屋里,对孟蔚蓝打招呼:“你好呀小妹妹。”韩析宇有点流里流气的打招呼,惹来了韩柏宇一记狠狠的似乎能刮伤人的眼刀,韩析宇赶紧改口:“你好!我是韩析宇!”“你好。我叫孟蔚蓝。”孟蔚蓝刚才已经听出来了,这家伙是韩柏宇的弟弟,她仔细地看了他一眼,长得倒是十分好看――不过,怎么看都没有韩柏宇好看就是了。“孟蔚蓝,名字很特别哦!”韩析宇敏锐地觉察到了哥哥对这小女生的维护。不过这女生看起来也太小了吧,她多少岁?十六?还是十七?韩柏宇是那种心里即使有一百个疑问只会自己默默地去查清楚的人,而韩析宇则简单明了得多:“小妹妹,你几岁?”“马上十七岁。”这是韩柏宇答的。他被韩析宇这句“小妹妹”喊得,一张本来已经很冷的脸又冷了几分:“你来这里什么事?”“老爸老妈不在家,做为未成年的我来投靠哥哥呀。”韩柏宇嘻嘻地笑,自顾地往沙发上一坐:“哥,我今晚可以住你这里不?”“滚。”“不可以!”滚是韩柏宇说的。不可以是孟蔚蓝说的。两人异口同声,表达了同一个意思:韩析宇很不受欢迎。但韩析宇似是对这个答案了然于心一样,伸手指了指孟蔚蓝:“为什么她可以,我不可以?”韩析宇问完这一句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好想让他哥回答一句“因为她是我的女人”之类的句子,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坐实他这岩石一样很难动摇的哥哥对这个小女生动情了吧?“这是她的房子,她的家。她当然可以住。”韩柏宇仍然冷着脸,拿起韩析宇的包就扔到他身上:“起来,跟我走。”“干嘛,要去哪?”韩析宇被强行扯了起来,很是不情愿:“难道这不是你家吗哥?哥?”韩柏宇没有再说话,强行把韩析宇扯出门去之后,才回头对孟蔚蓝说了一句:“把门窗反锁好,谁敲门都不要开,有什么事马上给我打电话。”孟蔚蓝连连点头,她看着韩析宇一脸不甘心的样子有点儿想笑,但是又觉得他很呱噪。再一看韩柏宇黑得没了边的脸色,孟蔚蓝觉得自己还是乖巧一些好,于是也没等他们走,就乖乖地关上了门落好了锁。孟蔚蓝锁好门后,只听外面呯的一声响,好像有谁倒地上了,然后听到了韩析宇抱怨的声音:“哥,你干嘛对我这么暴力?”没有听到韩柏宇的声音,但是孟蔚蓝却能想象他的表情,应该不会好到哪儿去。原来他还有一个弟弟呀。他弟弟看起来和他的感情很好,只是他好像比较冷漠一点,不怎么爱理他弟弟……他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呢?好像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自己的父母,只知道他外公去世的日子和她父母去世的日子应该是差不多时间。有点小伤心,但是,又有点小确幸,因为她居然能认识他,生命与他有了交集(在这里不得已又出来解释一下,这本小说男主在遇到女主的时候女主的年龄太小,后台有几位读者一直在提意见,说这本小说看着膈应感觉不道德乱伦建议我马上停更或者不要再继续写他们是一对了,甚至措词激烈指责像我这样的作者根本就是在给读者传递健康感情观教坏小孩子让那些幼女狂得到狂欢不配做一名作家举报我让我永远没有办法再写……虽然之前我已经解释过了,但在这里还是要再给大家介绍一下男女主的感情线:女主第一次遇到男主的时候是七八岁,当时男主对她来说是一个给过她安慰的哥哥,重遇时女主其实已经十五岁快满十六岁了,只是长期被虐待看起来比较瘦小,而且当时女主对男主并没有什么男女之情,到了高中后得知他就是当年的哥哥后才对他有了少女情怀。至于男主,之前也对女主只是怜悯帮助之意,直到现在女主已经长成少女快成年了,他也没有对女主产生你们所想象的“邪恶念头”,至于以后如何,我会根据人物性格推动故事的发展循序渐进写至明朗。所以,我不能为你们刻意想歪的情节与三观觉得的“膈应”负责,我还是得把这个故事写完整。如果你仍然觉得不适,就取关不要看了,我们相忘于江湖一别两宽可好?此外有读者来劝我不要和这些人计较当他们放屁认为我介意这些攻击与歪曲是小气玻璃不够大度不像个世外高人不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作家啥的……宝宝们呀,你们婶儿我,也吃饭喝水欢笑哭泣疲惫难过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呀,没有人能对恶毒的攻击做到完全在乎,只是有的人默默吞了下去,最终吞不下了就会像今天韩国自杀的那个二十五岁女孩一样罢了。舌上三尺有龙泉,杀人不见血,还望大家口下留情。感谢与你们相遇一场。) 213楼下。“哥!她是谁呀?”韩析宇虽然挨了揍又被粗鲁地塞进了车里,但还是表现了他身为一枚死心不息的好奇宝宝的特质:“清浅姐知道吗?”听到何清浅的名字,韩柏宇的脸冷了几分:“小孩子不要乱猜测事情。”韩家与何家有意联姻,意图强强联合,这他知道。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会是那个代表韩家的人,他只是姓韩,他不会也不愿意代表韩家的任何事。“哥你这样就不对了,谁不知道你和清浅姐要好……”韩析宇说到这里,被韩柏宇的眼刀把剩下的话给斩断了,很是委屈:“反正我也是不愿意的!”韩析宇自然也知道两家有意联姻的事情,如果哥哥不愿意和何清浅在一起的话,韩家就两个儿子,那么剩下的人就只能是他了。何家还有一个宝贝小女儿,现在才九岁,韩析宇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要和一个九岁的小女孩订亲结婚,简直就要开始恨自己姓韩,但是,这好像是韩夫人刻意推动的事情,他……“回家。或者跟我回单位睡值班宿舍。”韩柏宇拒绝和弟弟再讨论有关于韩家的没有任何营养话题,他给了韩析宇两个过夜的选择。虽然他根本不希望他选择第二个,但他对于弟弟这种粘人的功力很是了解,如果他想跟着他,在他的目的达到之前,他大概很难甩掉他。果然,韩析宇很快就权衡好利弊:“睡你的值班宿舍!”“……”韩柏宇无话可说,他开始后悔给他第二个选择了。他黑着脸把车开回了单位,下了车就一声不吭地往值班宿舍走,韩析宇赶紧拿起包小跑地跟在他身后,一张俊美脸上还是笑嘻嘻的:“好兴奋,居然能住在JC局里。”韩柏宇看了他一眼,韩析宇又裂开嘴露出整齐好看的牙齿笑:“像我这样安份守纪的好公民,如果不是跟着哥,大概是没有机会住JC局的。”这种想法也真是……韩柏宇继续保持了对弟弟的无语。“给你两分钟。熄灯。”把他带到宿舍后,韩柏宇看都没看好奇地四处打量简陋的值班休息室的韩析宇一眼:“不许走出这个门。我去加班。”说完他也不管韩析宇同意不同意,关上门就走了,留下韩析宇对着这间只有他卧室的卫生间大的休息室里唯一的一张铁架床发呆――JC也太辛苦了吧?这么艰苦条件,他睡不着……那……他可以跟着他哥去加班的吧?韩柏宇现在正在机房里给孟蔚蓝打电话:“这边完全联系不上。我给你一个通讯方式,看能联系上吗?联系上的话问他是不是周焕野,报我的名字,把新坐标告诉他。”周焕野虽然是为了找沐之杉而去,但这不是普通的海上搜索任务,他应该是带了人的,以周焕野的性格,也不可能没考虑有海上信号稳定问题。到底出了什么事?还是那个地方没有信号?完全联系不上,这很让人不安。四个小时前。荒岛边儿上,已经绕岛盘旋了几周的直升飞机上,驾驶员看了一眼油箱,回头对准备跳伞的周焕野说:“燃料不够了。我们得找地方强行降落。已经请求支援,但是信号发不出去。这里岛上好像有磁场干扰。”“我们跳伞后你撤离。明天此时来接我们!”周焕野与一名同伴全套迷彩野战装备,他的一张俊脸上也抹了油彩看不出什么表情,但眼底的凝重却泄露了事情的复杂:这就是余念的求救信号发出来的坐标。岛屿位于公海南面,隶属太平洋,地图上没有这个岛屿,岛屿并不大,但他们已经绕岛几周,都没有发现任何船只人迹。岛上岩石林立树木怪异,根本找不到直升飞机停靠的地方――真的一小片空地都没有,连沙滩都没有。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如果太靠近岛屿,通讯信号就会完全消失,甚至连飞机的操作都在受影响――余念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是怎么发出求救信号的?现在他在哪儿?未知太多了。周焕野决定跳伞上岛,进行人工搜索。

  第69集完

  本故事的已更情节在后台回复“我想”即可获取,情节紧凑,请按顺序阅读

  更多精彩故事推荐

  天才少年的禁断之恋

  凌霜降

  少女心与现实清醒共存的婶儿

  但愿晴空有见  但愿你安度一生

  ○

  好故事|啃狗粮|特签书

  左边关注右边赞赏,你们随意么么哒3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